他们将临建房交给某施工队临时看管
2020-01-29 08:2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而此前北青报记者在地铁“菜市口”站附近的地铁临建房现场探访时,一位自称项目部经理的管理人员表示这些临建房“可以出租”,后表示看到有人检查地铁9号线的地铁临建房出租一事,回应称:租房一事“先缓缓再说”。

上述负责人表示,“地铁临建房多次转手后成为出租房”的现象曝光后,下一步该公司将建立一个更为完善的管理体系,“包括你(临建房)的位置在哪儿、面积多少、谁在用、移交后你给了谁、临建房目前是什么状态,都会有相关记录。”

该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平安里”地铁临建房成为出租房一事曝光后,他们已经通知施工队,在4月15日之前将所有租住人员全部清走,并将三栋板房全部拆除。

北青报记者在探访时发现,该临建房已全部出租给社会人员,租金从1100元至1800元不等,且房屋存在安全隐患。房屋管理员称,临建房原本属于中铁十四局负责,几经转手后交给了“目前的老板”,再由老板将房屋出租。该临建房归谁所有,如何出租?

29日下午,报道所涉及临建房的相关方——中铁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铁十四局”)北京地铁项目、地铁建设单位及北京城投地下空间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下称“城投公司”)有关负责人员共同就此问题作出回应。据了解,地铁6号线项目完工后,中铁十四局项目部逐步撤离临建房,并在2015年8月将“平安里”的地铁临建房完全移交给城投公司。

城投公司工程部负责人表示,作为代管方,完成接收后,因为没有其他工程需要使用,他们原计划在今年三四月份对这些临建房进行拆除。在此期间,他们将临建房交给某施工队临时看管,“出租是施工队的个人行为,我们并不知情。”

对此,北京市轨道交通建设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此前,作为建设单位,跟地铁有关的用地都有“台账”:“两会、春节期间,以及阶段性地我们会检查一下临建房或施工工地的安全问题,并记录下来。”

“可以说,移交后临建房是否出租与我们无关。”中铁十四局负责人解释称。但他承认,工人宿舍内的一些该公司的标识,确实是施工方使用期间留下的,“没有及时清理干净,可能造成误解”。

此外,这位负责人强调:“从我们施工方和建设单位来说,均有明确规定,建设临时用地及临建房禁止用于出租等商业用途。”

3月29日,针对这些地铁临建房“被谁出租”一事,部分建设方、施工方及代管公司作出回应。

此外,针对“南锣鼓巷”地铁临建房场地管理人员曾表示“临建房正在装修,将会出租”一事,29日下午,建设方一位负责人回应称:这处地铁临建房于2016年3月9日已移交给相关单位负责。

29日下午,该地段施工方中铁三局的负责人询问记者这名管理人员的具体姓名后表示,这位自称项目部经理的人并不一定是该项目部的工作人员。但其表示该临建房现在仍是中铁三局在使用,“临建房共两层,都用来堆放当时修建4号线、7号线地铁的竣工材料。”

此前,北青报记者在“平安里”站附近探访时发现,标志为“中国铁建宿舍”、宿舍内张贴的消防疏散图落款为“中铁十四局集团北京地铁6号线项目部”的50多间临建房已对外出租4个多月。

日前,本报报道了北京部分地铁临建房变成出租房一事,北京青年报记者在“平安里”站实地探访时发现,50多间标有“中国铁建”、房间内张贴的消防疏散图落款为“中铁十四局集团北京地铁6号线项目部”的多间职工宿舍正在对外出租,租金从1100元至1800元不等,且存在安全隐患。此外,地铁9号线“东大街”站、7号线“菜市口”站以及6号线“南锣鼓巷”站附近此前都有地铁临建房已经出租或“准备出租”。

采访中,该负责人表示,移交后曾几次去临建房现场探访过,的确看到有人居住,“但施工队方面解释说,里面住的都是工人家属”,因此他们并未注意到临建房已出租。

在建设单位工程部负责人出示的一份名为《地铁6号线平安里站场地移交协议》的文件中,北青报记者注意到,移交的范围包括“场地内暂设(包括临建板房)”,且交地之后,“由乙方(城投公司)负责交地区域内的安全、防火、地面覆盖、环保及四至范围搭建围挡等项工作”。

“我们得到的准确信息是说,那块地正在修建一个便民停车场,临建房会装修作为管理人员的办公用房。”上述负责人补充说。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03123456.cn吉林省龙井市酌老药业有限公司 - www.03123456.cn版权所有